Hyacinthus

有没有好心人整理过11年到今年以来国乒队的比赛视频?

占tag抱歉(感觉用这几个容易被看到),张怡宁退役后没有看过乒乓球了😢这几天找了一些但是感觉不齐,所以问一下有没有好心人qwq

《天涯霜雪》收到了,很精美,谢谢太太!@美人赠我蒙汗药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酒囊饭袋吃书箱

勉励自己

青墨木未:

老公给排的书单,转发一下,造福首页。人丑就该多读书,人美更要多读书。


爱庒风


与君共勉。


庒风:



这是墨墨想要的书单。


本不想作此表,我才疏学浅,酒囊饭袋,生怕误人。其实,读书三百本,不如尽悟一真经。


太多,一次写不完,先睡了!逐步更新完善此单。





【山外叫孤鸿】



《英华沉浮录》董桥,海豚出版社


《万古云霄》陈之藩,中华书局


《建筑的意境》萧默,中华书局


《时间移民》刘慈欣,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古人的文化》沈从文,中华书局


《洛书河图:文明的造型探源》阿城,中华书局


《过士行剧作选:鸟人》中华书局


《初照楼文集》朱季海,中华书局


《刹那》周梦蝶,海豚出版社


《夜雨秋灯录》宣鼎(请寻电子版)


《无梦楼随笔》张中晓(请寻电子版)


《烟云过眼》张伯驹,中华书局


《酉阳杂俎校笺》段成式,中华书局


《武经七书》中华书局


《云笈七笺》 张君房 编,中华书局(努力了七次才看下去,非道教学爱好者请略过)


《春申旧闻》陈定山,海豚出版社


《大唐西域记》董志翘 注,中华书局


《百器徒然袋:雨》京极夏彦 著;王华懋 译,上海人民出版社


《如果世上不再有猫》川村元气;王蕴洁 译,长江文艺出版社


《神文时代:谶纬、术数与中古政治研究》孙英刚,上海古籍出版社





【掷下玉尊天外去】



《哈扎尔辞典》米洛拉德·帕维奇,南山/戴骢/石枕川 译,上海译文出版社


《看不见的森林:林中自然笔记》戴维·乔治·哈斯凯尔 著,熊姣 译


《精灵宝钻》J.R.R.托尔金(版本自选)


《最伟大的思想家》系列,中华书局


《特拉克尔诗集》特拉克尔,译者自寻,尚未有最佳版本,有条件者建议看德文版


《彩画集》兰波;王道乾 译, 上海译文出版社


《局外人》阿尔贝·加缪,柳鸣九 译,上海译文出版社


《狭义与广义相对论浅说》爱因斯坦 著;杨润殷 译,北京大学出版社


《时间简史》史蒂芬·霍金(自寻版本,我是娱乐性较强的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1984》乔治·奥威尔;柳青 译,吉林出版集团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杨震 译,九州出版社


《苏格拉底之死》 柏拉图;谢善元 译,上海译文出版社


《磨坊文札》 都德;柳鸣九 译,上海译文出版社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 亚瑟·柯南·道尔;李家真 译,中华书局(其实应该都看过了,但是特别推荐这个版本!)





【人间日月去匆匆】



《史记地名考》钱穆


《国史大纲》钱穆


《中国国家地理·美丽的地球》系列, 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钱理群 温儒敏 吴福辉


《先秦文学史参考资料》中华书局


《两汉文学史参考资料》中华书局


《魏晋南北朝文学史参考资料》中华书局


《中国方术考》李零,中华书局(正,续)


《中国艺术史》迈克尔·苏立文,徐坚 译,上海人民出版社


《加德纳艺术通史》弗雷德·S·克雷纳/克里斯汀·J·马米亚,李建群 等 译,湖南美术出版社


《中国古代文化常识》王力,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中国古代物质文化》孙机,中华书局


《写给大家的中国美术史》蒋勋,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高楼三百尺】



《辞海》中华书局


《古代汉语》中华书局 [王力著]


《现代语言学教程》北京大学出版社


《汉语音韵》中华书局


《汉语方言概要》文字改革出版社


《现代语言学教程》北京大学出版社


《语言论》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Sapir,Bloomfield两本)


《中文工具书教程》北京大学出版社


《文字学概要》商务印书馆


《中国文字学概要·文字形义学》上海古籍出版社


《语音学教程》北京大学出版社


《西方文学理论史》董学文主编


《文学批评理论——从柏拉图到现在》拉曼·赛尔登


《西方文学概观》喻天舒


《民间文学教程》高等教育出版社


《文学原理》董学文、张永刚


《文学理论教程》高等教育出版社




待续。




[翻译]Each time it doesn't(Merlin/Harry,nc-17)

被屏蔽啦…

SY:http://www.movietv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63152&mobile=2

感兴趣的话请留个言吧QAQ

不会有人看的吐槽

———————语气比较冲——————


妈个鸡你是不是被害妄想狂啊?神经病啊真是!我跟你谈几句话你跟我说我是偷窥狂?拜托你根本没有你自己以为的那么重要好伐?是不是觉得你老人家天下第一啊?

【授权翻】Dress up for me?

授权:


原作:archiveofourown.org/works/3757846

译者:AppleTrees

译者的话:没有翻出一半的张力来;只有一腔热血;语死早;没有beta。如果喜欢的话请去原作留kudos!



Harry真的很喜欢当Merlin需要为任务改换衣装的时候。Harry知道这很自私,听上去也非常傻,但他热爱当Merlin要出任务的时候*,特别是这种任务包含了某种变装的要求。并不是说这个男人在他平时所穿的毛衣或开襟毛衣中不好看,但他被包裹在西装中时就有了一种格外诱人的吸引力。Harry可能对此一点点上瘾了,但他从不羞于承认。

有一次Merlin要为任务穿便服,外面套一件白大褂,在一个小镇的医院里装作一名医生。他令人根本无法抗拒,挺拔而英俊,在靠着忽悠的技能与护士进行对话时眼镜滑下了鼻梁一点。(结果)甚至在Merlin不得不闯入这里的档案室之前,Harry就把他扯进了最近的一个储物柜——这绝对不符合他的作风——跪了下去。

“Galahad,我不认为有时间或是空间来…”

 

但Merlin没能顺利地完成这个句子,因为Harry扯开了那件白大褂并且摸上了他的皮带。他就在那里把Merlin吸了出来,(完事后)试着让他们看上去依旧专业和得体,他看上去完全茫然了,用细碎轻柔的吻让Merlin去收集数据*。那是个美妙的任务,而Harry想起来时总是微笑。

有次他们需要假装成军人,穿上军装,并且,即使没有Kingsman的西装那么合身,它绝对展示出了Merlin的体格。尽管作为他们的技术师,IT员和后勤,Merlin(也)特别保持了自己的身材。他有着魁梧*的肩膀和超级棒的手臂,但那些毛衣比起其他衣物更加地将这些隐藏起来。而穿上了军装的他,被一把体积巨大的枪衬托后——Merlin从不像Harry那样欣赏那些造型优美的款式——看上去相当可口。Harry没有丝毫犹豫地告诉了他这样就可以在出发去完成任务前,在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偷一个吻。然后,不能自已地,另一个,又一个,手环在爱人的脖子上使他退到了桌沿。Merlin甚至都没有尝试去拒绝,知道一点点关于任务的提醒都会使Harry分心,所以他只是将手放在另一个人的臀上是其更加靠近(自己),让另一个人将他们两个人都撸出来,急促而狂乱,但不少一丝满足。

 

Harry 不能够(向上级)坚称Merlin在他需要为工作出席的盛会中出现是有必要的实在是非常遗憾。而且Harry已经花了几个星期想像他的爱人在燕尾服中的模样和他怎样在后半夜慢而仔细地把那些衣物一件一件地从另一个人身上剥下来。在酒会结束后的几天里他的脾气一直很坏,因为他只有Merlin的声音陪伴着。生闷气似乎起了一点作用因为Merlin后来补偿了他,当Merlin不再自我控制,不再忍受Harry的坏脾气,把他的爱人猛地推进了床垫里最后他们直到第二天才离开(那儿)。

 

Harry并不担心Merlin——他的爱人与他们一起出任务,因为他知道另一个人能够照顾好自己;他不比任何一个骑士差。但Harry仍然为享受他的爱人的威胁*而感到自己是个自私的混蛋。不管怎样,出外勤的Merlin是一道风景线,特别是当他们做卧底时,而Harry热爱(这样的)每一刻。

 

*:
1.tags along on a mission
2.a completely dazed expression
3.endangers himself

[翻译]Trust

作者:HiMiTSu

译者:AppleTrees


授权:



原作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531530


译者的话:感谢群里面的GN教我说人话!!我翻得不及原作十分之一,大家喜欢的话就去AO3留个Kudos吧~






他的手指有时候会在凌晨三点开始颤抖,他试着缓解这种酥麻的不适,把器械放下,拳头不断握紧又松开。手指抽筋了,一丝轻微的动作都使它们疼痛,但他重复着这个动作直到他的手指噼啪作响,手腕活动开来。接着他再次拿起了焊锡铁,弯腰回到了工作之中。工作室里很安静,一盏明黄的灯光孤零零地在工作台前播撒光辉,有一种狂乱的恐惧从他脖子那儿渗上来,包裹住了他的头脑,给他的思绪蒙上了一层阴影。无论他做什么都不能摆脱它。因此Merlin只得继续工作拿着一小块仪器的碎片在放大镜下研究。他试着发现一个错误。一个他在设计中造成的错误。


 


Merlin的手指将手柄握得太紧,他逼迫自己冷静下来。


.


 


一个差点让Galahad付出生命代价的错误。


.


 


伞枪出了故障,伞面不能挡住子弹反而让它直穿过去。它擦过Galahad的头部,在他的脸颊上留下一道鲜红的擦痕。尽管Merlin通过骑士的眼镜上的摄像头看到了伞布抵挡住了两枚子弹的冲击,但当电流网从被击中的地方四处扩散时,他立刻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然后)第三枚子弹穿了过去。


Merlin在它与Galahad擦肩而过时屏住了呼吸,在耳机里怒吼着,命令骑士汇报他的是否安好。Galahad在低头寻找掩护时咕哝着确认了。


 


 


任务在那之后不久就结束了,骑士带着胜利返回了公馆。


 


 


他脸上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他将这一笔带过,“甚至都不算是受伤”,Harry带着笑调侃道。但Merlin没有办法让自己的眼睛离开那道创伤,离开他失败的证据。他没有保护好Harry。(这是)他的错…


.


 


Merlin闭上眼睛,好让它们放松些许,台灯发出的亮光在眼帘后跳动。为了使自己冷静下来,为了驱赶走那疼痛的回忆,他深呼吸了一口。一分钟已经足够了,他睁开眼睛,极其缓慢地,防止突如其来的光亮给眼睛带来不适,然后他继续拆卸伞枪。他早已发现了是哪儿出了问题,但他下定决心要确定没有什么其他错误了。他不能允许再有任何一个这样的错误出现。


 


 


所以Merlin(还在)工作。


 


在墙上的电子钟指向四点后,一声门被开启的声音——一声轻柔的,在冷清的寂静中听起来太响的咔嗒声——让Merlin从昏昏欲睡中被惊醒——就像出于本能。


他将器械放下,眯着眼看进阴影之中,却因为唯一的光源在他自己的鼻子下而看不见任何东西。


一个声音在他眼睛适应前穿过了黑暗,接着他看见了Harry。“你在这里做什么?”


 


“只是在完成一些工作。”Merlin摆了摆手。对他们来说,在奇怪的时间工作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他们还是会在完成艰难的任务后休息一会。这个任务绝对也属于此类。Merlin和Harry对视片刻,露出了一个令人安心的微笑。在黑暗中观察另一个人的反应很难,但他还是努力想要做到漠不关心的样子。


.


当Harry的影子耸耸肩并开始在工作室里无所事事地闲逛时,Merlin返回去看着他正检查着的电子器件。他能感觉到骑士的存在并且因此改变了伞枪碎片的位置,使这装置看上去不可辨认。


 


 


一双手从后面抱住了他,Merlin被吓了一跳,Harry的前额抵着他的肩膀,发出了一声心满意足的叹息。“来床上吧(come to bed)。”


声音的主人埋在他脖颈内,轻声说道,Merlin没有办法——他微笑着并让自己的手抚摸着Harry的头发。


 


“我完成了这个就去。”他回答道,和他的语调一样轻柔,就像不想打扰到实验室的寂静一样。


 


“那是什么?”Harry抬起了他的脑袋,好奇地瞥了一眼剩下的器件。Merlin已经把它拆分成碎片所以这很难猜出来,他也希望另一个人不要明白…


 


“那是一把雨伞吗?”Harry问道,听起来依旧很困倦。


比起听到,Merlin更像是感觉到被Harry知晓时那一声尖锐的呼吸。一双手抱住Merlin的脖子,想要将他从工作台前扯开,但Harry并没有用太大力气,只是温和地想让Merlin和他一起离开,所以这动作可以很容易地拒绝接受。


 


“我只是…”那些词句粘在他喉咙里,因为他没有办法找到一个不让他所爱之人担心的解释。


 


“你不该老想着它。”Harry咕哝着,又退了回去。他的唇在Merlin的脸侧留下了一个柔软的吻。


 


Merlin紧绷绷地说:“这东西有些地方有问题。”


 


“只是一个小故障…”


 


“你可能已经死了。”Merlin强调着,另一个轻吻也没有使他缓和下来。


 


“(但)我没有。我好着呢。”Harry安慰道。


 


“而那可能是我的错(你可能会死)。”他终于承认了那正在吞噬着他的事实。


 


“No.”Harry激烈地说。


 


Merlin看不见他的脸,但可以很轻易地想象到他下巴坚硬的棱角和额上深深的皱纹。


 


“发生的那一切决不可能是你的错。”


 


“我给了你一件破损的武器。而这是我的责任去注意(这件事)。”


 


“你比任何一个人都明白没有一件装置是万无一失的。”


 


Merlin咬紧牙关吞掉了一声刺耳的反驳;他的怒气不是冲着Harry,而是对他自己。


 


“It's fine."Harry喃喃地对他保证,“我很好。一切都很好。我知道你会做任何事来保护我。”


 


有一个微笑和吻藏在了Merlin的脖子后面,它们终于让Merlin放松下来。他向后靠在Harry的胸膛上,让另一个男人的呼吸使他冷静下来。


 


然后就有一个名字,轻轻地被送入Merlin的耳中。他的名字。他真实的名字——不是他加入Kingsman后他们给他的假名。Harry属于那极少数知道的人之一,而他明白这对Merlin来说意味着什么。


 


“来吧。”Harry重复道。而这次Merlin允许他自己从工作台前被引走,走下黑暗的走廊,穿过Merlin在公馆里的卧室来到床前。


 


他温柔地捧住Harry的脸庞,用大拇指轻轻抚摸着那小小的伤口并将唇印在上面,一次柔和的碰触。


 


“It's alright.”Harry在他转过头去寻找Merlin的嘴唇时又重复了一次,像是低声重复着祷文。


最终,Merlin相信了他。


 






一个小脑洞AU

…并没有

只是今天去看了饥饿游戏三 觉得皮塔和女主的关系真的有点像冬兵和队长的…有这方面的AU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