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acinthus

[翻译]Trust

作者:HiMiTSu

译者:AppleTrees


授权:



原作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531530


译者的话:感谢群里面的GN教我说人话!!我翻得不及原作十分之一,大家喜欢的话就去AO3留个Kudos吧~






他的手指有时候会在凌晨三点开始颤抖,他试着缓解这种酥麻的不适,把器械放下,拳头不断握紧又松开。手指抽筋了,一丝轻微的动作都使它们疼痛,但他重复着这个动作直到他的手指噼啪作响,手腕活动开来。接着他再次拿起了焊锡铁,弯腰回到了工作之中。工作室里很安静,一盏明黄的灯光孤零零地在工作台前播撒光辉,有一种狂乱的恐惧从他脖子那儿渗上来,包裹住了他的头脑,给他的思绪蒙上了一层阴影。无论他做什么都不能摆脱它。因此Merlin只得继续工作拿着一小块仪器的碎片在放大镜下研究。他试着发现一个错误。一个他在设计中造成的错误。


 


Merlin的手指将手柄握得太紧,他逼迫自己冷静下来。


.


 


一个差点让Galahad付出生命代价的错误。


.


 


伞枪出了故障,伞面不能挡住子弹反而让它直穿过去。它擦过Galahad的头部,在他的脸颊上留下一道鲜红的擦痕。尽管Merlin通过骑士的眼镜上的摄像头看到了伞布抵挡住了两枚子弹的冲击,但当电流网从被击中的地方四处扩散时,他立刻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然后)第三枚子弹穿了过去。


Merlin在它与Galahad擦肩而过时屏住了呼吸,在耳机里怒吼着,命令骑士汇报他的是否安好。Galahad在低头寻找掩护时咕哝着确认了。


 


 


任务在那之后不久就结束了,骑士带着胜利返回了公馆。


 


 


他脸上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他将这一笔带过,“甚至都不算是受伤”,Harry带着笑调侃道。但Merlin没有办法让自己的眼睛离开那道创伤,离开他失败的证据。他没有保护好Harry。(这是)他的错…


.


 


Merlin闭上眼睛,好让它们放松些许,台灯发出的亮光在眼帘后跳动。为了使自己冷静下来,为了驱赶走那疼痛的回忆,他深呼吸了一口。一分钟已经足够了,他睁开眼睛,极其缓慢地,防止突如其来的光亮给眼睛带来不适,然后他继续拆卸伞枪。他早已发现了是哪儿出了问题,但他下定决心要确定没有什么其他错误了。他不能允许再有任何一个这样的错误出现。


 


 


所以Merlin(还在)工作。


 


在墙上的电子钟指向四点后,一声门被开启的声音——一声轻柔的,在冷清的寂静中听起来太响的咔嗒声——让Merlin从昏昏欲睡中被惊醒——就像出于本能。


他将器械放下,眯着眼看进阴影之中,却因为唯一的光源在他自己的鼻子下而看不见任何东西。


一个声音在他眼睛适应前穿过了黑暗,接着他看见了Harry。“你在这里做什么?”


 


“只是在完成一些工作。”Merlin摆了摆手。对他们来说,在奇怪的时间工作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他们还是会在完成艰难的任务后休息一会。这个任务绝对也属于此类。Merlin和Harry对视片刻,露出了一个令人安心的微笑。在黑暗中观察另一个人的反应很难,但他还是努力想要做到漠不关心的样子。


.


当Harry的影子耸耸肩并开始在工作室里无所事事地闲逛时,Merlin返回去看着他正检查着的电子器件。他能感觉到骑士的存在并且因此改变了伞枪碎片的位置,使这装置看上去不可辨认。


 


 


一双手从后面抱住了他,Merlin被吓了一跳,Harry的前额抵着他的肩膀,发出了一声心满意足的叹息。“来床上吧(come to bed)。”


声音的主人埋在他脖颈内,轻声说道,Merlin没有办法——他微笑着并让自己的手抚摸着Harry的头发。


 


“我完成了这个就去。”他回答道,和他的语调一样轻柔,就像不想打扰到实验室的寂静一样。


 


“那是什么?”Harry抬起了他的脑袋,好奇地瞥了一眼剩下的器件。Merlin已经把它拆分成碎片所以这很难猜出来,他也希望另一个人不要明白…


 


“那是一把雨伞吗?”Harry问道,听起来依旧很困倦。


比起听到,Merlin更像是感觉到被Harry知晓时那一声尖锐的呼吸。一双手抱住Merlin的脖子,想要将他从工作台前扯开,但Harry并没有用太大力气,只是温和地想让Merlin和他一起离开,所以这动作可以很容易地拒绝接受。


 


“我只是…”那些词句粘在他喉咙里,因为他没有办法找到一个不让他所爱之人担心的解释。


 


“你不该老想着它。”Harry咕哝着,又退了回去。他的唇在Merlin的脸侧留下了一个柔软的吻。


 


Merlin紧绷绷地说:“这东西有些地方有问题。”


 


“只是一个小故障…”


 


“你可能已经死了。”Merlin强调着,另一个轻吻也没有使他缓和下来。


 


“(但)我没有。我好着呢。”Harry安慰道。


 


“而那可能是我的错(你可能会死)。”他终于承认了那正在吞噬着他的事实。


 


“No.”Harry激烈地说。


 


Merlin看不见他的脸,但可以很轻易地想象到他下巴坚硬的棱角和额上深深的皱纹。


 


“发生的那一切决不可能是你的错。”


 


“我给了你一件破损的武器。而这是我的责任去注意(这件事)。”


 


“你比任何一个人都明白没有一件装置是万无一失的。”


 


Merlin咬紧牙关吞掉了一声刺耳的反驳;他的怒气不是冲着Harry,而是对他自己。


 


“It's fine."Harry喃喃地对他保证,“我很好。一切都很好。我知道你会做任何事来保护我。”


 


有一个微笑和吻藏在了Merlin的脖子后面,它们终于让Merlin放松下来。他向后靠在Harry的胸膛上,让另一个男人的呼吸使他冷静下来。


 


然后就有一个名字,轻轻地被送入Merlin的耳中。他的名字。他真实的名字——不是他加入Kingsman后他们给他的假名。Harry属于那极少数知道的人之一,而他明白这对Merlin来说意味着什么。


 


“来吧。”Harry重复道。而这次Merlin允许他自己从工作台前被引走,走下黑暗的走廊,穿过Merlin在公馆里的卧室来到床前。


 


他温柔地捧住Harry的脸庞,用大拇指轻轻抚摸着那小小的伤口并将唇印在上面,一次柔和的碰触。


 


“It's alright.”Harry在他转过头去寻找Merlin的嘴唇时又重复了一次,像是低声重复着祷文。


最终,Merlin相信了他。


 






评论(1)

热度(64)